您的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 制作《唐璜》一直是一个冒险
制作《唐璜》一直是一个冒险

Jerzy Sladkowski导演的电影唐璜获得了当代奖,得益于此电影极其有技巧地辨别记录了一个我们一眼就能看出来缺乏与常人交际能力之人的日常故事,还得益于它对一个有着固定习惯和彼此期待这种狭隘思想的原型故事的转化。首先,出于人性和开放途径,他驱使我们立足电影内部角度思考,无论是站在有自闭症年轻人的角度还是那些想治愈他的人的角度,我们都真诚希望奥列格能用他自己的方式获得成功。这正是Jerzy能成为大师级导演的原因。

 

——-萨格勒布国际纪录片电影节主席内纳德在授予《唐璜》“当代奖”的评语

 

导演阐述:

一路以来制作《唐璜》一直是一个冒险。我们事先计划和安排的事情并不适用于这部电影。感谢上帝让我们在制作初期就知道这个作品的“老板”是谁。是奥列格。他,就是那种,带着我们骑行穿越他本身存在的复杂性 。我们只是跟着他,他的妈妈,外婆,他的治疗师,老师以及最后从下诺夫哥罗德的演员工作室到来的新朋友,这是他跨入情感青春期旅程的第一步。我们让他快乐吗? 或许没有,但是,我们相信,他做了第一次踏入感情世界而不是恐惧的尝试。这是我们的希望,希望在他的新朋友的帮助下,他可以在那里好好的。

 

 

《唐璜》IDFA 影评

尼尔·杨(Neil Young 来自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电影节

经验丰富的波兰裔大师级导演杰西·斯莱德科斯基凭借对一名俄罗斯自闭症学生的瑞典和芬兰的联合制作作品赢得了荷兰人的纪录片节的头奖。

 

托尔斯泰曾说过“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不过即使是他,假如看到斯莱德科斯基的纪录片《唐璜》中描述的俄罗斯家庭功能障碍状况,也会深感震惊。这部类纪录片标题为《唐璜》,内容却极具讽刺地审视了一位失恋的22岁经济学学生和他喋喋不休、强加干涉的母亲的行为,这部瑞典和芬兰联合制作的作品将有望继IDFA奖项之后问鼎众多电影节奖项。

 

然而,观众也许难以企及阿姆斯特丹评委团对本片的狂热,因为这位资深的波兰裔编剧兼导演斯莱德科斯基使用各种的拍摄技巧,角色扮演和戏剧风格让主人公和观众沉浸其中,从而产生了相当的压力,但轻松愉快的氛围却少得令人失望。

 

自从20世纪80年代定居瑞典以来,斯莱德科斯基曾以一部时长52分钟的反映阿尔巴尼亚氏族仇杀和族内仇杀年代史赢得了欧洲电影节最佳纪录片奖。2010年伏特加工厂中也大获好评,其参赛作品讲述了一位蓝领单亲母亲如何与受人利用的中产阶级母亲相处以及如何追寻演员梦的故事。

 

在之后的这部作品中,斯莱德科斯基重新调整相似原料,其结果则不大美味可口。这部纪录片中的母亲变成了更加飞扬跋扈的玛丽娜,她是一位神经质的做作女人,一再被自己22岁的儿子奥列格所激怒。奥列格害羞无能,频频遭遇社交尴尬,正通过网上课程攻读经济学学士。

 

片中提到奥列格患有自闭症,不过更准确的讲,他的病症更接近阿斯伯格综合征。不管怎样,玛丽娜带着孩子接受了各种形式的另类治疗,其中值得注意的是一种疗法让奥列格参与到一个剧团中,并跟随他们穿着戏装表演舞台剧《唐璜》,其中奥列格还将成为领衔主演。极具传奇色彩的浪荡公子唐璜所具备的浪漫天资和奥列格本身的缺陷形成强烈反差,产生了一种讽刺性幽默——但是他最终也与一位美丽的舞台剧表演者塔妮娅有望发展一段恋情。

 

或许?斯莱德科斯基一直活动在模糊的“准纪录片”的地带,为了镜头的需要,其中很多场景都能看到 “摆拍”的或者重新设计摆拍的痕迹,摄像机的存在仅仅只是被告知一次,而且是随意的耳语(当奥列格被要求不要“在镜头前害羞”的时候。)

 

与其说是墙上的苍蝇,倒不如说是屋里的大象这般明显,斯莱德科斯基的存在似乎多次加强和激化了他所捕捉的行为——尤其在一次激烈的争吵中最令人不快,玛丽娜说:“我的心这辈子都在流血!”这句话无情地伤害了不幸的奥列格。

 

蒂默·和叶塔拉(Timo Hietala)的配乐多次突出了奥列格的辛酸处境,尤其是赛波·坎特南(Seppo Kantonen)的钢琴曲在悲伤的时刻响起的时候。对悲伤钢琴曲的依赖也许是困扰现如今纪录片拍摄的最大病症,即使是《唐璜》这部立志成为更具艺术美感的作品也不例外。










合作伙伴 关于我们 iDOCS团队 场地交通 联系我们 支持我们 京ICP备0505989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444-2

安徽泡沫混凝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