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 一部关于生命之美的黑白影像诗
一部关于生命之美的黑白影像诗

一部关于生命之美的黑白影像诗 

这是在特拉维夫电影节上看到的最好的一部以色列纪录片,最后不负众望所归,这部纪录片同时获得以色列单元最佳纪录片和The Freedom Award of Fedeora(由欧洲影评联盟发起的专门针对欧洲和地中海地区的一个电影奖项)。

 

影片主要内容就是导演Sylvain Biegeleisen和他躺在床上8个多月的94岁的母亲的亲密交流。这位以色列老太太个性很强,极幽默,头脑清晰的时候,她的语言就像是一位哲学家,在记忆不清晰的时候,她的话语则像诗歌。

 

老人和孩子是纪录片制作中最难拍摄的记录对象,更何况是一位94岁的卧床的老人,空间余地和语言表达都很有限,想象下,如果是你,你会怎样来拍摄和结构这部影片?

《暮年之光》全片黑白影像,叙事自然流畅,极具诗意,非常震撼,展映结束时观众掌声雷动,经久不息。DocAviv电影节的评选规则要求评委看完就离场,所以很可惜我们没有机会去听Q&A环节了解更多幕后故事。离开剧院的时候,Sundance选片人David两眼泪光闪闪。

 

导演Sylvain Biegeleisen之所以拿起摄像机拍摄卧床的母亲,是因为妈妈病危,医生认为她可能活不了几天了,通知她的孩子们来和妈妈做个告别,让大家比较意外的是,老太太的生命力极其顽强,把医生预告只有几天期限的生命一口气延长到8个多月,现在还健在。即使一直躺卧在床上,她的每一次出声,都让你感受了某种力量,就像她自己说的,她一生都在战斗,现在也是。

影片一开始,儿子问母亲,可否用手上小摄像机记录他们之间的谈话。

妈妈说:好啊,但是我告诉你,十之八九你是一分钱都收不回来的。

儿子说,我没想过拿这个赚钱,我想用它来打动观众。

妈妈继续追问:打动观众,你说要你要放到电影院给观众看?有人看,就是有客户啊,最后到底谁赚钱?

儿子:应该是制片人和导演吧 我忘了。

 

94岁的老太太尽管卧床不起,神经却刚强有力。她和略显温柔的儿子之间的对话常常让500多座剧院里的观众爆笑不止。

 

生死和年龄是面对老人,无法绕过去的话题,儿子常常希望跟母亲,在生命终点处,讨论这些。

 

关于生死的对话

 

儿子问:你会谈到“死”吗?

妈妈:不,我要谈“生”!不是“死”。难道大家在电视上看的“死”还不够多吗?!他们还需要“死”,你疯了吧?!我们应该讨论“生”!

儿子问,我们应该怎样对待正在走向生命终点的老人?

妈妈:像对待正常人一样!没别的了。

儿子接着深情感慨:当我们能接受“死”是生命的一部分时,我们就会活得更平静些。

然后他把目光递过去,可能期待妈妈给出更深刻的回应,结果,妈妈的回答是:

我不认为我现在的年纪已经老到可以来讨论这样的话题….

然后两个人大笑。

 

关于年龄的对话

 

儿子问妈妈:你今天感觉怎么样?

妈妈:感觉很好,不能比这更好了!

儿子:在94岁,能保持这样好的心情,真不错!

妈妈假装没听见,儿子又重复一遍:94岁能有这样好的心境,比什么都值!

妈妈:我根本记不得我多大年纪了

儿子试图讨好妈妈:这样是最好的方式

妈妈:你别老提醒我年龄!….你弄得我想哭…我是老了…

儿子:为什么?

妈妈:因为我没办法自己站起来,去取我需要的东西,我必须找别人帮我才能做到,这就是为什么!我怀念那种自给自足的乐趣。我现在只有在脑子里还保留着那样的乐趣。

儿子:太不可思议了!

妈妈:你是说这个年纪?!

妈妈瞪了儿子一眼,把头缩进被子里。一会,好像她又忘记了。

问儿子:我到底多大了?

儿子说:精神年龄20

妈妈:好。 那现实年龄呢?

儿子,加10

妈妈:你在逗我开心?

儿子:好,那就加20

妈妈:你在拿我寻开心?我要听真话!

儿子:再加50岁吧

妈妈:有点多,但还说得过去。

儿子:您94岁了!

妈妈:啊?!有点太多了吧?你能减点吗?….就一点点….减掉10?.84岁….

 

老太太时有时无的记忆,很有戏剧感,你永远不知道,她下一句话要说什么。这些带着强烈个性的语言,有时候会让你哭,有时候也会让你笑,更多的时候,会让你陷入深深的思考。影片后面部分,儿子开始带着他的吉他和音乐来回应这些智慧的话语,在吉他的伴奏中,妈妈和儿子一起高歌吟唱….

 

她说“抚摸也是一种语言”,摄像机用特写镜头把儿子和母亲手和手交流的舞蹈呈现给了观众,再坚硬的一颗心,面对这样一种自由流动着的安静的美,顷刻间也会融化。

在最后的片尾感谢字幕中,导演用了一个词,很打动我,“Hidden Wisdom”。他说,“这部影片献给我们的母亲和祖母,以及所有那些拥有美妙的内在智慧的人们。”

 

全片只有一个场景,大概不到10秒时长的画面是彩色的,那个场景是秋天窗外落在地上追着风儿在跑的金黄色的树叶,先是黑白,然后渲染成彩色,然后又渐变成黑白。在整个黑白影像中,这个段落让人印象深刻。

 

看到这些好片时,忍不住想,有电影节真的是一件美妙的事情。

By 郑琼  iDOCS国际纪录片论坛创始人

合作伙伴 关于我们 iDOCS团队 场地交通 联系我们 支持我们 京ICP备0505989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444-2

安徽泡沫混凝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