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最新动态 > 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节(IDFA )使命阐述
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节(IDFA )使命阐述
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节(IDFA )使命阐述
 
每年,IDFA(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节)都会展示大范围挑选出来的最佳纪录片。我们的选片具有清晰的标准。简言之,IDFA期待这类的纪录片:个人风格巧妙有味或别具创新、与社会议题有关,并能和观众形成通畅的交流。
 
Creative documentaries 创意性纪录片
 
IDFA向来聚焦深具创意的纪录片。这意味着,IDFA选择那些在风格构思上煞费苦心,和能表达创作者个人远见的作品。创意性纪录片是一种艺术形式,因此,这种纪录片制作者是一个艺术家,而不是新闻记者──记者的职责是透过尽可能客观的报导去呈现事实,艺术家追随的则是他或她的个人理念。新闻这一行业的规范,也因此,并不适用于创意性纪录片;纪录片有它自己的特质准绳。创意纪录片就如同报导文学,它提供对于我们周遭世界的深刻洞察,同时又必须以艺术性为主要特征:创新、原创、专业技巧、富于表现力、以及文化/历史的价值。
 
Form  形式
 
在一部好的纪录片中,形式的重要性丝毫不亚于内容。IDFA最感兴趣的,是那些能为纪录片传统注入新视野的作品,与那些努力淬炼个人风格、或为既存电影运动(比如直接电影)带来新变革的电影人。
 
这些影片风格的重生,不管是来自技术的改变(例如数码摄像机的出现),或是极其个人化的风格概念,对电影形式的追求是「作者电影」(auteur cinema)至关重大的特征。多年来,IDFA致力于关注那些持续有新作问世、作品饱含个人清晰远见、并具有鲜明特色足供辨识的纪录片导演。
 
因此,毋庸置疑地,那些世界知名导演,例如沃纳•霍左格(或译韦纳•何索Werner Herzog)、原一男(Kazuo Hara)、罗伯特•克拉默(Robert Kramer)、麦克•摩尔(Michael Moore)、尤里西•塞德尔(Ulrich Seidl),过去在IDFA都受到特别关注。此外,IDFA每年都会挖掘一些创新有趣的年轻电影导演,例如最近的俄罗斯导演维克多•克索克维夫斯基(Victor Kossakovksy)、哈萨克斯坦导演谢尔盖•德沃兹弗依(Sergei Dvortsevoy)、和以色列导演夏米尔(Yoav Shamir)等人。
 
Content  内容
 
一部好的纪录片,必须具有时代的迫切性。就像艺术必须具备批判性、且无法脱离它所处的社会一样,创意性纪录片也对我们所处世界提供一个刨根究底、出人意料的读解窗口。这并不是只有汇整最实时影像、最新谈话这么简单,例如那些经常透过媒体轰炸我们的作为。
 
纪录片创作者不会花时间去追逐最新的故事。纪录片看的不是一时,而是为我们所处的时代提供一面镜子。它是从不同的角度去审视新闻,得以激励观者,引发思考──透过重点重新排序、放慢节奏、和深具原创的观点。
 
对IDFA而言,纪录片和社会议题的相关性尤其重要。纪录片电影节是一个能够识别并分析社会变迁的地方,远离每天的媒体风暴,也避开各类名嘴和新闻短句的肤浅马戏,只是为了能在这个世上更稳健立足。
 
Communication  交流
 
好的纪录片吸引我们。纪录片会激励观者去做更深沉的思考、探讨和追问。最好的纪录片会最善用每一次机会与观众交流,无论形式是透过警醒、逗趣、震惊,还是取悦。
 
取悦观众,不总是那么必要的。那些最终在观众票选中获得最高票的─观众最喜爱的影片──未必是专家、导演同业、以及影评人的首选。有时候,恰好是那些无法团结观众、观众意见最南辕北辙的影片,在内容与形式上最具趣味。
 
Balance  平衡
 
并非每一部被IDFA选中的影片,在上述提及的每一项标准中都得分很高。毕竟,不是每部纪录片都是显而易见的大师之作。对于像IDFA这样一个电影节,选片全然取决于适度的平衡。IDFA不会只展映那些肯定获取观众欢心的影片,也不会只选择那些纯粹与社会议题有关的作品。
 
只有当形式、内容、和交流每一个面向都能充分呈现时,这才会是一个成功的电影节。一个能激励人心,并且提供新视野的电影节。
 
翻译:郑琼  校对:廖锦桂
2013-4-22
合作伙伴 关于我们 iDOCS团队 场地交通 联系我们 支持我们 京ICP备0505989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444-2

安徽泡沫混凝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