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最新动态 > 2013阿德莱德电影节札记
2013阿德莱德电影节札记
 

2013阿德莱德电影节札记

 

因为DocWeekwww.aidc.com.au)负责人Joost的介绍,有幸被邀请为阿德莱德电影节纪录片单元的评委之一。虽然诚惶诚恐,但是临行前还是各种杂事没来得及做什么准备工作,到了阿德莱德的时候才知道10天要看10部纪录片。

 

负责电影节嘉宾联络的是Sarah80后,是电影节职业旅行者,她曾在悉尼电影节数年,也是阿德莱德国际纪录片大会的Doc Week初创期的会议经理,2012年在多伦多的Hot Docs负责行业会议。Sarah还在多伦多电影节,全球短片电影节和阿联酋电影节工作过。早年Sarah还做过35毫米胶片电影放映员。从阿德莱德机场到市中心开车不到15分钟,一路上听Sarah讲各种电影节的故事,同时分享我们共同知道的一些新片,最后得出结论:世界上最好的工作,就是电影节策展人,他/她可以在第一时间看到世界上最新的各种影片,并能有机会近距离接触世上最有创意的一群人。

 

阿德莱德电影节起始于2003年,2年一次,以前都是在2月底到3月初举办,全程10天,2013年开始把举办时间改到1010--20日。也许是因为这样大的一个时间上的改动,今年的阿德莱德电影节,去影院看片子的观众有时候少得让人心惊。

 

开幕

因为头一天飞机在路上折腾了10多个小时,到阿德莱德时,人整个都是晕的。傍晚Sarah通知下午5:30大家一起去市政府去参加招待晚宴,在酒店大堂,见到纪录片单元的另外2位评委,Joost Kristy

 

Joost Den Hartog DocWeek/AIDC(每年一届的澳大利亚国际纪录片大会)的当家人.Joost的带领下,AIDC已经成长为包括线上服务,每年一度的纪录片节和暑期学校项目,并更名为DocWeek。在AIDC之前,JoostIDFA(阿姆斯特丹)和Hot Docs(多伦多)的行业办公室工作,Joost曾经还是TriBeCa电影学院的顾问,现在是SAFC和新西兰电影委员会的项目评审。

Joost毕业于欧洲媒体管理领导力项目,现在在读AFTRS的硕士项目。

 

Kristy Matheson 曾经做过独立电影发行,并在布里斯班国际电影节和悉尼电影节工作过。她现在在墨尔本的澳大利亚中心的流动影像项目(ACMI)做电影策展人。她策划过很多当代电影展和经典回顾展,比如:Je t'aime: The Filmic Lives of Gainsbourg and Birkin, Nocturnal Transmissions: The Cinema of Guy Maddin, Dark Rooms and Dreamscapes: The Films of Peter Tscherkassky and Eve Heller.

 

Joost第一次见面是在06年的Hot Docs,当时还是Peter Wintonick介绍的,一个多月后在去IDFA的路上得知Peter去世的消息,心里异常震惊和伤感。也是在同一年,荷兰人Joost来到澳大利亚,为AIDC服务,随后娶了一位澳大利亚姑娘,2011年成为澳大利亚居民。

 

Kristy年轻开放,很有活力,看过的电影非常多,对中国的电影和电影人也很熟悉,而且对每一部影片都很有自己的见地,并愿意交换和分享,后面10天中和她的聊天,让我受益很多。

 

开幕前的招待晚宴在阿德莱德市政府,欢迎致辞也很简单,市政府代表和电影节主席Amanda持着讲稿各说了不超过3分钟的话。参加的嘉宾人数大概10多个,虚构电影的5位评委和我们三个,还有几位长发飘飘的艺术家,一位是澳大利亚的导演Scott Hicks,另外的2位是当晚开幕影片的主人公原型。整个晚宴给人的印象就是简单,简单的小吃,简单的酒水,吃喝在这里变成了一个辅助的背景,谈话和交流成为主场内容。政府官邸墙上艺术感很强的油画和其他装饰让人印象深刻,场面或排场的大小似乎跟有文化或没文化没有太多关联。

 

阿德莱德电影节开幕影片观摩完后的party,也是同样的简单,但是很热闹,都是同业,到处都是关于电影本身的讨论,完全没有领导讲话,站在哪里都觉得很舒服。

 

 

开幕影片

 

阿德莱德电影节开幕影片《Tracks》,根据真人真事改编。1977Robyn Davidson195096日出生)带着她的狗和四头骆驼,从Alice Springs(澳大利亚的沙漠城市,位于澳大利亚中部)出发,穿越2700公里的沙漠到达印度洋,国家地理杂志的摄影师Rick Smolan记录了她的旅行。电影用的是写实纪录片的拍摄手法,但画面极其壮观漂亮。主创到场,导演说,他为这部影片准备了10年。

 

从上世纪80年代早期到90年代曾经有过5次改编小说成电影的企图和尝试。1993年朱丽亚罗伯茨被Caravan Pictures钦点出演其中女主角,但最后电影还是没有立项成功。20125月确定由澳大利亚演员米雅瓦斯科斯卡(Mia Wasikowska)饰演女主角Robyn Davidson8月确定美国演员Adam Driver 饰演Rick SmolanMarion Nelson成为编剧,电影预算1200万美金,2012108日开拍,拍摄地在南澳和澳北区。

 

Tracks 的主人公Robyn Davidson原型和制片人在剧院跟观众交流,背后,舞台一边是哑语翻译人员。这是我第一次在电影节现场看到如此贴心的服务。

 

Robyn Davidson是位澳大利亚作家,因她的书Tracks(带着一条狗和四只骆驼穿越2700公里沙漠的经历)而闻名于世。她的旅行和关于旅行的写作事业已经跨越了她30多年的人生。

 

Robyn Davidson出生在昆士兰麦尓斯的一个牛养殖场,是家里的第二个女儿。在她11岁的时候,Robyn Davidson的妈妈自杀身亡。她是被她父亲未嫁的妹妹养大,她上的是布里斯班的女生寄宿学校。她收到过一个音乐的奖学金但没有去。在布里斯班,她和一位激进的生物学家合住一屋,研究动物学,后来她去了悉尼,过着波西米亚式的生活。

 

70年代末,Robyn Davidson搬到了Alice Springs,为她计划的沙漠之行,和骆驼一起相处。她花了2年时间训练这些骆驼,并学习如何在沙漠中生存。她曾经间接参与过土著土地权利运动。

 

1977年,Robyn Davidson牵着她的一只狗,四只骆驼从Alice Springs去西海岸,她开始并没有打算用笔记录她的旅程,但最后同意为国家地理杂志写篇稿子,在Alice Springs 遇见摄影师 Rick Smolan后,她坚持Rick应该成为她的沙漠之旅的摄影师。在整个行程中,和Rick之间分分合合,Rick曾经在9个月的旅途中三次开车去跟她会面。文章1978年发表在国家地理杂志上,大受欢迎,也促使Robyn Davidson决定把她的旅途经历写成一本书。

 

她游走到伦敦,和Doris Lessing200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住在一起并写作 Tracks.

Tracks 1980年获得了首届Thomas Cook 旅游图书奖和the Blind Society Award。在90年代早期,Rick出版了他从Alice Spring到印度洋的图片,书中内含第一次用图片和故事互动的CD,也是造成今天Tracks如此受欢迎的原因之一,特别是书中安放了这样一个“和自然融为一体,而不是成为男人附庸的女人-Robyn DavidsonRobyn Davidson沙漠之旅中沿途邂逅的澳大利亚土著们也被大家所熟知。

 

电影的故事从Alice Spring开始讲起,到最后Robyn DavidsonRick在印度洋的会合,中间是Robyn Davidson在沙漠中的种种历险和奇遇,壮观的美景让人唏嘘,荒漠邂逅中陌生人之间的信任让人为之动容…..坐在黑暗的影院里,那一刻,觉得所有的千里迢迢在如此值得。

 

纪录片单元影片

 

Blush of Fruit

Blush of Fruit 是到阿德莱德三天后看到的最震撼的一部纪录片,导演是澳大利亚的亚裔,讲的是越南的一个孤儿院孩子们的故事,孤儿院发起人把收养孤儿变成一种隐性生意,看顾孩子的女护工随性虐待孩子们,在整个拍摄过程中,导演表现出惊人的隐忍,没有放进去任何预设的价值判断,但是坐在台下观看子的观众如坐针毡,内心极其不安。在Q&A环节时,导演Jakeb Anhvu站在台上可能有点紧张,加上聚光灯打在脸上,脸上的表情有点奇怪,似笑非笑,台下有位观众非常生气,质问他面对这样纠结的电影和人性困境,怎么能笑得出来。

 

Jakeb Anhvu出生于1977年,开始拍摄Blush of Fruit,不到30,没钱时导演就去call center工作三个月再回来,这样出出进进达5次,终于一个人身兼数职(制片人/导演/摄影师/剪辑)完成了这部震撼的影片,到最后成片,7年过去了,28岁的小伙变成了36岁的中青年。问他,花这样长时间做一部影片,值得吗?他说,当然,7年磨就一部自己满意的作品太值得了。

 

影片拍摄大概起源于2004年,当时发现Jakeb Anhvu的父亲曾经是被领养的,全家都惊讶,这件事导致他父亲去质疑他的身份认同,当然整个家庭都经历了这个过程。所以当时Jakeb Anhvu就想记录下这个过程,但是最初的想法后来却变成了孤儿院的题目。

 

在拍摄了几个孤儿院后,Jakeb Anhvu感觉那些都不是他真正想要的,它们都是政府部门的机构,他希望他的电影有更多私密空间。后来他发现了这个在越南中部的私人孤儿院,他最初的意图是想拍摄这些孤儿院的孩子和这个地区有父母的孩子的差异。在那个孤儿院呆的最初几周,他并没有发现任何暴力行为。但是时间一长,不知道是那些“妈妈们”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还是持续“表演”很难,所以慢慢地她们就开始泄露她们自己一贯的作为了。

 

在我所知道的有限拍摄经验中,面临这样的状况,对于导演而言,很难做到克制,特别是面对这些1-2岁的孩子,出于血气,特别容易跳出来教训拍摄对象甚至恨不得痛打他们一顿,当时我们几个评委看完后,对Jakeb Anhvu能在摄像机面前表现出如此惊人的克制和隐忍感到不可思议,我把这些疑问丢给Jakeb Anhvu他的回答是,“我的意图是创造一个观察式纪录片,在这个纪录片里,供养给观众的是透过人物传达的信息,我只是想去呈现给观众正在发生的事情,而不是讲述一个故事给观众。”另外,他还提到,“拍摄过程中,还两位也在孤儿院工作的“妈妈”,包括孤儿院院长的侄女,她们都没有“出镜”,她们都谢绝拍摄,我尊重她们的选择,在拍摄和剪辑中,把她们都排除在外了。“

 

Blush of Fruit获得了纪录片单元的大奖,最后的颁奖词由Joost起草,Kristy在台上宣读:

Jakeb Anhuv倾注他的所有在一个7年之旅中,试图去理解他父亲被收养的命运困境,结果却导致了一个黑暗世界的罕见曝光,透过给人印象深刻的影像和丰富精致的电影语言讲述了一个复杂的人道主义问题,并允许观众自己去形成他们自己的反应..….在授予首届弗林德斯大学纪录片奖的同时,我们每个人都真诚地祝福Jakeb Anhuv有一个美好的电影生涯,期待下一次我们在黑暗的影院里再见。”

 

Jakeb Anhuv在第二天给了我3DVD,并特别高兴我邀请他来今年的iDOCS和中国的观众交流。

 

Once My Mother

17号看的Once My Mother ,非常令人感动的一部纪录片,是一个关于生存和宽恕的故事。电影的手法和技巧极其娴熟。看完后的瞬间,我们三个评委都很纠结,到底最后选Blush of Fruit还是Once My Mother,很难定夺。

电影使关于两个女人的故事,Sophia Turkiewicz, 一位获奖无数的澳大利亚电影人,和她的母亲Helen. 影片讲的是生存和宽恕,但最终还是一个感人至深的关于爱的故事。

母亲Helen波兰人,因为二战辗转西伯利亚古拉格、乌兹别克斯坦,波斯和在非洲的难民营,最后落脚在阿德莱德,刚到澳洲时人生地不熟,语言也不通,为了謀份工不得不把女儿送到孤儿院,在孤儿院的二年对于女儿则成为生命中被抛弃的一个重大创伤。在影片中导演平行回溯她和她母亲的生命经历,试图在她们纠结的关系中找到平安。

 

《楚门的世界》的导演Peter Weir评价这部影片,“这是一部关于生存的史诗般故事,借着战争的背景和战争的劫后余生,Sophia Turkiewicz通过非常娴熟的电影技巧,用个人故事讲述了一段大历史,让两者同样深厚而长远。”

 

Once My Mother之所以很好看的还有一个原因在影片中导演Sophia Turkiewicz使用了不少她之前虚构电影里的素材,在此前,Sophia Turkiewicz拍摄过同样的战争移民题材的虚构电影《波兰来鸿》 (Letters from Poland)和《银城》(Silver City)后者曾获当年悉尼影评圈最佳影片。对于家族故事的探索和挖掘似乎成了Sophia Turkiewicz电影生涯中一个重要的主题,个人的生命创伤用艺术的出口来表达和疗愈,我想这也是许多电影好看的重要原因, 一定是自己先有感动或触动,辅之足够的专业技术,才有感动观众的可能。

 

一个国恨家仇故事被一个极其个人化的方式讲述出来,历史在这里变成一个背景,个人的命运成为历史一个生动的注释。这个纪录片对于亚洲导演极其有参考意义,我们可以学习如何用个体生命的故事去讲述一个大历史故事。很幸运的是,2014iDOCS已经联系上Sophia Turkiewicz,她很愿意来中国展映她的影片,并跟中国导演交流。希望在今年的iDOCS 上,我们都能听到Sophia Turkiewicz导演如何构思和表达这个不寻常的故事的。

 

 

The Missing Picture 是我到阿德莱德后看的第一部纪录片,柬埔寨导演的作品,讲的关于柬埔寨的“文革”故事,导演的创新在于用雕塑重现了很多当年的现场,这对于缺乏影像素材的历史题材纪录片无疑是一个极其有创意的处理。可惜的是“交代清楚历史”从来不是一部电影应该承担的重责,电影还是需要人物和故事,大量背景信息的堆积是新闻该完成的工作。但是这个影片在其他电影节获得不少奖项,我想,导演在电影形式上的探索和创新让大家印象深刻。但让我受不了的是,从头到尾,始终一个音调的旁白,特别容易让人睡觉。

 

The Search for Emak Bakia是跟Man Ray 有关的一部纪录片,可能是相关的背景不熟悉,我一直就没怎么看懂。但是片子里有些很闪光的片段还是很有味道,比如路上一只塑料手套追赶一张纸巾,看起来随意,但其实暗含很多幽默感。可惜这样闪光的碎片不少,但是好像缺乏一根强有力的故事线或骨架,跟其他主题沉重更有人类使命感的纪录片相比,The Search for Emak Bakia更像是一种娱乐片,看的时候就觉得有点飘,心里想的是:真是闲得慌啊。

 

Elektro Moskva 是一部与前苏联有关的纪录片,一开始以为讲的是专制国家的电力行业变迁,后来发现聚焦点一直在变,可能是欧洲摄影师的缘故,画面非常讲究,很漂亮,可惜故事太散,走着走着就上岔路了,有点像新手上道,什么都想要,什么都放进来了,最后没有重心点了。但是说易行难啊。

 

A World not Ours ,翻译成中文,就是“这世界不是我们的”,听起来就有点酸酸的感觉。但是非常漂亮的剪辑。导演是巴勒斯坦人,常驻伦敦。故事是用第一人称讲述在黎巴嫩的巴勒斯坦难民营的故事,大部分影像都是多年经营的家庭录像,但是剪辑和旁白极其流畅,让人印象非常深刻。后来我跟Kristy开玩笑,说为什么这个片子没能获奖,可能就是因为那种酸酸的感觉,讲述者本身还没有完全逃脱受害者的位置,带给观众正面的东西似乎少了些。

 

A Story of Children and Film是阿德莱德电影节的闭幕影片,导演是英国人,不知道出于怎样的考虑,2013阿德莱德电影节安排了两部他的纪录片。第一部纪录片旁白从头说到尾一刻不停歇,这部闭幕影片也是,喋喋不休的自述旁白让我只想睡觉。看了下导演介绍,原来之前是位作家,看来从文字换轨到电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把对文字的迷恋带到影像中,观众很难适应。另外一部参赛的纪录片——Leviatan,则是又一个极端,从头到尾,一句对白都没有,你一直在期待最后它能说点什么,结果剧终了,还是一句话没有,我有点怀疑这部片子是摄影师转行做导演的。

 

在参赛影片外,阿德莱德电影节还展映了数量不菲的其他优秀纪录片,包括The Act of Killing (杀戮演绎)The Human Scale等等。其中有一部影片,The Vasectomisthttp://www.thevasectomist.net),很有意思,题目翻译成中文,应该是“输精管结扎专家”,讲的是弗罗里达一个小镇上的泌尿科医生Doug Stein带着拯救星球的使命去传播输精管结扎的福音,截止影片完成时Doug Stein医生在美国、亚洲、非洲和加勒比海已经成功完成至少3万多例输精管结扎手术。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在影片中,Doug Stein在非洲,不记得是非洲的哪个国家,有位黑人躺在手术台上,Doug Stein医生问他,有几个孩子,他的回答是:26个!!当这个数字从他嘴里吐出来的时候,我听到影院里各处传来倒抽一口气的嘘声,太让人惊讶了!而且那位黑人说他根本就养不起这些孩子。对于这样的人群,Doug Stein带来的无疑是巨大福音,但实际上,Doug Stein医生是在这些国家推广和操作他的输精管结扎手术时,要找到和见到这些真正有需求的患者却非常不容易,在每一处他需要跨越各式困难,信仰面的,政策面的,伦理面的…..不一而足。手术本身时间很短,而且全程免费,手术完成后,Doug Stein医生还会给患者一些现金补助。看这个电影开始的时候,Doug Stein说到他要拯救星球,心里觉得好笑,但是看到影片中主人公的各种身体力行时,心里面不由得对Doug Stein医生肃然起敬,脑子里不时冒出“白求恩”的名字。

 

 

虚构电影

 

Touch of Sin在阿德莱德电影节有两次放映,都在Nova palace cinema,我是在12号看的,对贾樟柯的这部电影我还是有所期待的,但是看完后有种奇怪的感觉,觉得有点像是新闻记者写小说,确实是关注了当下,但似乎沉淀和思考不够,影片依旧是他一贯的写实风格,相比较李杨的《盲井》和《盲山》,我更喜欢后者的思考、洞见和深度,Touch of Sin象是一部速食的中国纪实小说,把这几年的热点事件拼在了一起,但是电影可以表达的似乎应该超越我们肉眼能看到的表象,给观众的东西也应该超越事件本身,指向更深的东西。

当然这样的速食,也许在当下有它积极的意义,至少比完全讴歌和膜拜权力的张艺谋之流清亮许多。其实除了我外,国外的观众对于贾樟柯的电影也是有很高期待的,Kristy看过他的每一部电影,对于Touch of Sin,她的感觉是贾樟柯似乎在有意取悦西方观众,相比较而言,她更喜欢贾樟柯早期的作品,比如《站台》。

 

Ilo Ilo 新加坡电影,非常好看,讲的是家长里短的日常生活,但导演对生活的入微观察及其隐而不发的顺畅表达,让观众印象深刻,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侯孝贤早期的很多电影,果然在后面字幕看到很多熟悉的台湾电影人的名字,虽然都在鸣谢的名单里,但很显然,这样一些优秀的作品,能看到电影和电影人之间“传承”的力量。这部电影的中文名字是《爸妈不在家》,导演陈哲艺,后来看介绍,1984年出生,而且是第一部长片,太厉害了。但是如此年轻的导演却让你看得这样多的定力,实在是很讶异。

 

Jin 土耳其电影,讲的是一位逃离库尔德游击队的17岁土耳其女孩,试图穿过黑暗的森林去外婆的家。导演Reha Erdem1960年出生在伊斯坦布尔,在法国第八大学学的电影。在电影节期间听很多人推荐,可惜错过。后来在YouTube上发现有全片视频,很惊讶国外的盗版也赶上了中国速度。这部影片是阿德莱德电影节虚构电影竞赛单元的赢家。

 

The Past是法国电影,剧本和导演都是Asghar Farhadi,伊朗人,男一号Ali Mosaffa也是伊朗人,故事交代非常简洁,开场是,男女主角在机场相见,隔着玻璃墙,问候对方但是什么都听不见,看完全片后,觉得这个场景对整部电影是一个特别好的隐喻,三分钟内交代完所有故事背景,主要人物陆续出场,简洁流畅,没有一点多余的枝岔。虚构电影组的评委花了很长时间在The Past Jin之间徘徊,最红还是Jin胜出。也许The Past整个底色有点过于抑郁了,谁知道呢。

 

电影节分成几个部分,竞赛、展映和很多其他专业活动。竞赛分两组,故事片和纪录片。

竞赛单元的故事影片有12部,纪录片10部,其他的展映都分了不同主题,比如,“Screen Worship”(致敬影片),“Between flesh and Fantasy”(在肉身和迷思之间),“Am I man enough?”(我够男人吗?),“Political Fallout”(政治沉降),“HIVE”(HIVE基金艺术电影展),“Kindred Spirit”(世间真情),“The Beat Goes on(韵律永存),“Crimes and Misdemeanors”(罪与过),“ArtScience, Design”(艺术,科学和设计),“Who are You Wearing?”(霓裳羽衣)….每个主题都很有讲究,也非常有思考深度,回来后仔细看了每个主题的阐述,都写得很有诗意,不太像我们国内赶集似的电影节,乱哄哄,只是纯粹凑热闹而已。

 

借用Joost的一句话:“Blush of Fruit 这样优秀电影的脱颖而出,直接彰显了阿德莱德电影节在挖掘电影新人上的能力以及影响力”。我想,好的电影节,就应该是这样的,安静不喧哗,让电影自己说话,在漆黑的影院里。

 

郑琼@201428日于

 

 

阿德莱德电影节使命和愿景阐述

·         呈现这样的一个电影节影展,庆祝和探索当代澳大利亚和国际放映文化;

·         通过独特的节目策划和特别的专业活动,展映独一无二的影片,目的在于提高观众的认知和参与度。。

·         透过电影节的首映筹资平台提升和激励具有创意的、新的电影作品。

·         为观众和电影从业人员提升澳大利亚南部艺术和电影文化的地位

 

愿景

1. 组织与众不同的电影节,在澳大利亚影展景观中独树一帜,与现有的南澳文化盛宴融为一体。

2. 吸引当代艺术、文化活动和合作伙伴,提升国家和电影节知名度,同时拓展当地电影行业的机会。

3. 提供基金资助当地和澳大利亚国内的创意力量力量,以期:

·         促进国内作品创作。

·         增加促进当地业务,创造就业机会

·         加强南澳作为独立电影制作中心在国内外的名声

4. 创造、推广和展示富于挑战的、独特的影展;内容实在的重磅论论坛;介绍和挖掘关键的内容主题、其历史相关分析,以及和拍摄的实际手法。

5. 电影节兼顾普罗大众和行业专业人士,吸引多样的观众群体,引领这些观众进入创新的拍摄实践。

6. 反映当下和将来在胶片电影和银幕行业的趋势

7. 呈现一个能持续不断达到观众和票房目标的电影节及相关专业活动。

 

其他活动

·         执行其它政府相关部门要求的职能。

 

阿德莱德电影节投资资金(AFFIF)

2003年开始,阿德莱德电影节,透过南澳政府,一直经营着一个双年基金,每两年发放基金1百万美金,对澳大利亚电影进行股权投资。

阿德莱德电影节投资基金主要支持故事长片、纪录片长片,以及短片、动画和新媒体项目。

根据电影节主席的推荐,阿德莱德电影节评委会将筛选项目,所有收到投资的项目必须把全球首映放在阿德莱德电影节影展上。

2013年阿德莱德电影节现在已经闭幕。2015年阿德莱德电影节基金资助的申请,从201312月起予以考虑。

阿德莱德电影节寻求资助具有创意的项目,这些项目具有良好的文化和经济初衷。

创意方面:电影项目必须显示出大胆和创新的故事讲述方式,电影语言引人注目,具有强有力的创意团队。

文化方面:电影项目必须显示出对南澳电影行业和更广泛的社区近期及长远的受益,比如,对于个体或者组织机构的富有创意和发展的机会;品牌推广的机会;促进国内和国际外组织和项目的合作关系;提升南澳形象的能力。

经济方面:项目必须彰显出促进南澳经济发展的量化成果,比如,在南澳直接或者间接的消费;对当地演职人员、服务提供商的雇佣;以及对于股权投资的直接经济回报潜力。

2015 Projects must:  2015年的项目必须:

      是一部澳大利亚电影,视频或者跨媒体项目

      处于项目发展后期,如果是长片项目,需要已经是获得市场认可和青睐,并且资金注入将在2015630日前完成,或在此后通过协商完成。

      同意在2015年阿德莱德电影节做全球首映

 

如果你的项目具有下列特征,将会优先获得资助:

      拍摄或者后期制作都在南澳

      适当使用了南澳的关键创意团队人员、演员和设备。

      彰显出对南澳的经济贡献

所有的申请没有截止日期,但是故事长片融资必须不晚于20156月或协商延迟,并且要在2014716日影展选片前能看到样片,成片要在201593日前送到阿德莱德电影节基金。

您可以通过电子邮件info@adelaidefilmfestival.org或者电话 (08) 8394 2505直接咨询电影节主席。

(阿德莱德电影节使命和愿景阐述以及阿德莱德电影节基金翻译:郑琼  校对:赵壮)

合作伙伴 关于我们 iDOCS团队 场地交通 联系我们 支持我们 京ICP备0505989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444-2

安徽泡沫混凝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