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最新动态 > 花园是我们的避风港
花园是我们的避风港

 仅仅坐在树荫中称赞哦,多美啊!是无法创造出花园的。” ——鲁德亚德·吉卜林

《花园眷侣》是一部讲述热爱园艺的芬兰夫妇及其爱情故事的纪录片这部影片带着些许喜剧元素将花园篱笆内的故事娓娓道来。花园里的故事既包括矛盾碰撞也有喜悦快乐,以多种方式串联出生命的欣欣向荣。花园给予人们力量,连接了人心,但也成为了聚会的离别之地。在影片里,你会看到一种无形的纽带在这对夫妇之间渐然生长出来,在他们自己的故事中,他们倾听,谈论,彼此安慰着对方。

 

《花园眷侣》导演阐述

我有个属于自己的小花园,它是我和丈夫共同花了数年打理的。我负责花园的设计,我丈夫则负责干体力活。他总在想,我有什么权利大言不惭把属于我们两人的花园称为的花园。

 

我们这些痴迷园艺的人就像一个部落,而且成员越来越多。

园艺需要大投入,但它具有很强的疗愈能力。而它的副作用是,让花绽放,让植物生长。

 

在花园劳作让人们呼吸新鲜空气,充满活力。花园还是我们的避风港,让我们在气候巨变中暂时感到一切都井然有序。

 

三年前,我开始考虑要拍一部关于园艺爱好者的电影。后来范围缩小到拍摄一同照料花园的伴侣们。之后我在报上登广告,征集到了来自芬兰各地痴迷于园艺的伴侣们。

 

在芬兰东北部,我认识了卫高(Veikko)和克丽基(Kyllikki),他们以前是农民。现在克丽基在农田里种了3000多种园艺植物。每到夏季夜晚,她总会带着防蚊帽在地里除草,而卫高则会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在芬兰中部,我认识了一位满怀热情的工程师和他的太太。在儿子去世后,他们便开始打理自己的花园。现在花园越来越大,而他们正在尝试种植芬兰最大的巨型南瓜。

 

影片中的主人公们都有自己的包袱和痛苦,园艺帮助他们释放这些痛苦。《花园眷侣》这部纪录片注定是一部关于爱情的喜剧电影,因为生活中的艰难需要笑声和光明。

 

影片聚焦于体力劳动和创造美景哪个更重要。影片中的伴侣会因花园打理方式而引发争论,但当有需要时,他们会团结一致,共同面对邻居的风车、蜗牛,甚至死亡。

 

电影制作的过程开放、无拘无束且令人愉快。某种程度上来说,就像是仲夏夜的游戏。作为导演,《花园眷侣》是我执导的电影中最让我快乐的一部。在制作期间,我父亲去世了。是他教会我关于园艺的一切。因此,这部影片也是我学会放手、学会面对死亡的一段个人旅程。

 

我希望利用《花园眷侣》来赞美一些只是短暂停留,却对人类存在的意义至关重要的东西。尽管对于影片的主角来说,他们的成果终有消失的一天,但他们依旧为了梦想中的天堂而疯狂劳作——这点和我一样。我们无法避免死亡。但只要我们的双手还能碰触泥土,我们至少能真切地感到活着。      翻译:蒋晓丽

 

导演访谈@2014 汉普顿国际电影节

您讲述这个特别故事的灵感来自哪里?

 

我觉得花园是探讨出生、死亡此类基本存在问题的完美场景。我想把人类当成自然的一部分去探索,带着幽默和善心看待他们。

 

我本人是一个园艺狂热爱好者,我父亲也是,是他教会了我关于园艺的一切东西。在制作这部影片时,我已经准备好面临将要失去他的这个现实。

 

您是如何寻找到影片中的多组家庭的?拍摄他们又花费了您多长时间?有不同吗?

 

 我在一些园艺杂志上登了广告,寻找潜在主角,并收到了来自芬兰各地的七十多份回复。

 

 在调查阶段,我把确定主角们的电话访谈都录了音。到最后设置阶段,拍摄氛围已经十分自在,活泼,有时还很愉快。

 

我想大多镜头也和影片当中一样精彩,您的剪辑是如何进行的?您是如何删减的?

 

当你用一台大的摄影机拍摄纪录片时,你不会拍摄过多额外的材料——你在拍摄过程中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做了剪辑。剪辑过程的挑战在于编剧上:我们有七对主角。

终片里,这几对不是仅代表他们自己,而是反映着人类的不同方面。我们还刻意结合日常琐事,运用诗意的因素,去制造张力。比如,影片中我们巧妙的讨论死亡就让我非常满意。

 

您想让观众从您的影片中获得什么呢?

 

希望他们能更加温柔的看待自己和亲密的人。

 

您对有抱负的电影制作人有什么建议吗?

要保持好奇,富有耐心,持之以恒。在别人身上看到自己。

翻译:徐艳艳

合作伙伴 关于我们 iDOCS团队 场地交通 联系我们 支持我们 京ICP备0505989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444-2

安徽泡沫混凝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