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最新动态 > 把我感受到的快乐和深层的痛苦拍下来
把我感受到的快乐和深层的痛苦拍下来

导演阐述

9年前我构思拍摄这部自传电影,成片我给它取名叫做《那么远 那么近》,类型划为纪录长片。

 

拍摄初期,我本想拍那些我喜爱的人,把我的导演人生搞的像小说里那样优雅,一切遵循内心。但随着拍摄进行,我逐渐意识到内心隐藏的需要,我想要拍一部纪录电影.

 

每当看到一些重要的生活事件发生时我就会想要把它拍下来,像亲子关系,恋人分手和孤独。某种程度上说将我看到的,感受到的快乐和深层的痛苦拍下来,也为我自己建立了一个过滤器,它的作用就像阵痛剂一样,为我的内心和现实世界划出一个优雅的距离。导演一部电影,将真实的自我涵盖进去,可以说这个过程才真正的使我能够面对这个世界。现实是那样赤裸裸,有时当我听到一些刺耳的话,经历糟糕的事,饱受困苦时我不得不把镜头对向那里,仿佛因为摄影,我才与这些连绵不绝的事件绑在一起。

 

我时常有一种感觉,只要我还能扛起摄像机就不会真正的失去什么,当我饱经世事无常,一蹶不振想要逃避的时候,前方总会有出口。显然这种反射性一直存在于我的身体里,而又会自行湮灭,有时甚至是以滑稽、虚幻、离奇的形式。但不管怎样,对我来说它都是一种拯救。矛盾是永恒存在的,既期盼事件的发生同时又必须将自己保护起来,既是私人感受又要呈现于众人眼前,既是偏颇的个人主义又理性真实,既是拍摄者想要表达的又有隐秘的内心驱动力。在我看来,显然这些矛盾的存在是拍摄一部传记电影的必要条件,神秘的冲突感让它更加耐人寻味。”

 

注:弗雷德里克·吉拉姆, 电影制作人,音乐人,视频动画师。1975年出生于列日市,之后在布鲁塞尔工作和生活。弗雷德里克的电影充满对爱的诠释,真实且极具其个人特色。但即使是在强烈的拍摄欲望下,弗雷德里克也总是怀疑自己是否会永远拍下去。

翻译:赵静文  于艾岑  校对:唐敬尧 郑琼

合作伙伴 关于我们 iDOCS团队 场地交通 联系我们 支持我们 京ICP备0505989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444-2

安徽泡沫混凝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