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最新动态 > 为什么这部纪录片用胶片拍摄来捕捉拍摄对象的精神疾病
为什么这部纪录片用胶片拍摄来捕捉拍摄对象的精神疾病

 

《上帝知道我在哪》:为什么这部纪录片用胶片拍摄来捕捉拍摄对象的精神疾病

 

托德×韦德/杰德×韦德

201648日 下午2:18

 

编者注:数码摄像机的发明是目前纪录片行业重获新生的直接且主要原因之一。非虚构类的电影工作者们再也不用担心自己会浪费了宝贵的胶片,因为他们正走在自电影诞生一百年以来前所未有的、最为自由的创作之路上。这也正是为什么当《上帝知道我在哪》一部罕见的、选择使用16毫米和35毫米胶片拍摄的纪录片出现时,会显得格外突出。

 

《上帝知道我在哪》是一部关于琳达·普的纪录长片讲述一位接受过良好教育的母亲,患有严重的精神躁郁症,流离失所,最终被送往新罕布什尔州的精神病医院接受为期三年的治疗。毕晓普拒绝治疗,离开医院,游走了10英里之后,她闯进了一座废弃的旧农舍。靠着雨水和从附近果园摘的苹果,她度过了新罕布什尔州有史以来最寒冷的冬天。当人们发现她的尸体的时候,还发现了一本她这四个月期间在农舍里写的日记,里面记录了她的失智,见解、幽默和精神世界。


这部记录毕晓普人生之旅的纪录片被称为胶片的回归;影片在拍摄过程中使用了多种摄像机,包括1939年的携带式摄影机(Eyemo)到现代的阿莱艾丽莎数码摄影机(Arri Alexa)

图:英迪维尔(Indiewire)就以上两个方面对获奖导演杰德×韦德和托德×韦德进行了采访。


描绘心理疾病

关于影片主题,我们通过一种私密且艺术化的探索方式关注了一些重要的、有关社会正义的问题。如何描绘精神错乱?如何描绘一个思想被禁锢的人的内心世界?作为电影制作者,我们如何为一个不再活着的人建立同理心?影片从多个角度讲述了这个故事,包括琳达自己的角度、回忆和第一人称叙述。它以一种类似于电影《罗生门》的形式展开叙事,使观众看见同一事件的不同版本。在这里把对这个人物的不同解读呈现给观众,其中包括她自己的观点。你会相信哪一种呢?我们想要制作一部独一无二的纪录片,以艺术化的方式突破媒体间的边界,同时向当今涉及精神病患者的社会准则和处理方式提出质疑。

 

在电影制作过程中,我们和摄影师杰拉多×帕戈里奥(Gerardo Puglia) 都非常注重对视觉媒体进行有意识的探索,最终选择了胶片和数字视频进行拍摄。由于琳达在患病前主修的是艺术史专业,影片便借助电影史及艺术史的角度,以突出唯美和视觉效果的方式进行叙事。某些特定画家的作品如哈莫修依(Hammershoi),惠氏(Wyeth)和马格利特(Magritte)以及电影制作人塔尔科夫斯基Tarkovsky )和马利克(Malick)等人的作品影响了影片的基调。因为琳达的日记内容随着她生命终点的临近变得越来越空灵,所以影片中也加入了一些含蓄而又精妙的宗教意象和符号。


胶片拍摄:使用早期的摄像机

我们采用胶片拍摄来描述琳达的意识状态,按照不同目的,分别使用了35毫米,16毫米和超级16毫米胶片。我们也使用了各种类型的摄影机,其中包括1939年的贝尔豪威尔携带式摄像机(BellHowell Eyemo一种用于二战战争摄像机)和20世纪80年代的阿通电影摄像机(Aaton XTR Prod)。每部摄影机的使用都是为了突出主题、渲染梦境、怀旧和回忆。琳达是一个有着极强的洞察力和视觉感的人,所以我们试图以提高电影视觉质量的方式来表达对她的尊敬。


胶片拍摄:超级毫米

琳达躲在农舍的阁楼里,试图避免被邻居们看到。她在那里发现了许多20世纪70年代带有食物广告的杂志。这些广告带有一种特定的时代印记,看起来有别于今天的广告。当我们转向拍摄琳达在日记中记录的众多食谱和食物片段时,也试图去呼应广告中的怀旧情绪。我们认为超级16毫米胶片很适合拍摄这些场景。

 

当琳达写到自己挨饿时有多么饥饿以及她是如何幻想着一顿感恩节的晚餐时,我们想以诱人而梦幻的方式呈现出食物的影像。我们希望观众也感到饥饿,并且觉得自己也看到了那个梦境。为了捕捉这种怀旧感,我们选择超级16毫米胶片阿通摄影机拍摄了许多食物的镜头,并使用胶片颗粒来加强某种不安的感觉。这些影像在某种程度上表现了一名精神病女患者由于渴望并幻想食物而产生的对食物的曲解,她想象中的食物全部来自于她看到的、多年前她还清醒时那个年代的食品广告。


胶片拍摄:35毫米

当我们转向描述那四个月期间琳达在农舍,或在她死去的那个房间所看到的窗外的景色时,我们不想使观众有仓促或转瞬即逝的感觉,所以我们选择了需要更多耐心和思考来组织镜头的35毫米胶片。农舍里,隐喻着琳达生活在一个胶片的世界里,一个完全脱离现代社会的世界没有电,也没有暖气,她把时间都花在写日记、采摘苹果和做梦上,无法上网。35毫米的影片画面品质非常漂亮,从而把琳达向外看到的很多景色拍摄得异常美丽起伏的田野,古老的畜棚,丁香的枝桠,蜿蜒的小溪,小鹿和小鸟等等。我们用1939年的携带式摄影机(Eyemo)来帮助描绘房子的内部景观,唤起一种回忆的感觉。其中一台携带式摄影机内装有发条装置,不一致的曝光和闪烁赋予影像一种令人不安的感觉。


胶片拍摄:16毫米

 

当琳达从州立精神病院出院时,她在森林里的小路上漫步,享受自由的感觉,最后到达了农舍。我们用196616毫米的保列克斯(Bolex)和197216毫米的佳能摄影机拍摄这些场景。16毫米胶片的颗粒感非常适合拍摄她出院后的活力和焦虑。我们希望这些镜头得以摆脱任何形式的束缚,所以坦然接受16毫米胶片拍摄带来的光痕,带有柔和颗粒感的、过度曝光的影像,以及镜头炫光。我们彻底解放了相机,甚至都没有看一眼取景器。在这些16毫米拍摄的场景中,观众不仅看到、而且还会亲身体验到琳达走出医院,离开城镇,穿过森林,走向农舍的情形。


用数字视频拍摄

我们的很多采访都是在琳达真实居住并走向死亡的那间农舍里进行的。这些采访采用佳能数码相机C300拍摄,以便从那些认识琳达多年的人那里得到真相,并为被访者创造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影片的大部分自然镜头是使用阿莱弗莱克斯艾丽莎(Arriflex Alexa)摄影机拍摄的。琳达经历了新罕布什尔州史上最难熬的一个冬天,秋冬季节在影片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琳达在一片冰冻的土地上挣扎着,试图在她用尽了苹果和水后继续生存下去。周围环境中物质的枯竭映衬她对食物耗尽的绝望。当她慢慢接近死亡的时刻,农舍和大自然也在冬天的重压之下渐渐失去生机。在这个令人绝望的新罕布什尔州的严冬里,我们通过太阳、云层、暴雪、农舍窗外悬挂的冰棱,以及冰冻的山丘找寻大自然的灵魂,在这个过程中,艾丽莎摄影机的拍摄效果令人惊叹。我们用艾丽莎拍摄到“上帝视角”的镜头。


使用摇臂

我们还使用了一台带有60英尺伸缩臂和遥控摄像头的摇臂。平稳的摇臂以极高的精确度和构图感,帮助我们回忆一个游走在农舍和田野的孤独的灵魂。当记忆的影像被推过窗帘的裂隙,影片接近尾声时的光束让人想起了“摄影暗箱”。另外,影片结尾的死亡场景是用镜头宝贝(Lensbaby)移轴镜头拍摄的,镜头实际上是附着在手风琴片上的,就像橡胶一样,通过在手指之间来回移动镜头,给人造成一种失去意识的印象。


声音:创作一部体验式纪录片

我们制作这部电影的目标之一,就是创造我们所谓的体验式纪录片。我们想让观众感同身受一些琳达的感觉。当她在日记中书写沉寂,我们希望观众能感受到她午夜孤自一人坐在阁楼上所感受到的农舍里的寂静之声。琳达或许还听到风打着旋从双悬窗吹进来,远处喧嚣的车水马龙,间或的犬吠鸟鸣,屋外小溪潺潺的流水,还有农舍里嘎吱作响的旧地板。我们在琳达坐过的房间里,把这些声音都一一地捕捉下来。


为题材的人性而欢呼

我们尽情地为琳达×毕晓普的人性光辉喝彩,不仅仅只是讲述她的故事,还以电影的形式把她去世前四个月里在新罕布什尔州农舍的经历表现出来– 她的所见、所闻与所思。我们尝试通过对胶片和摄影机的精心选择,突出和提升她的这些经历,并对她生命旅程的尊严表示敬意。

翻译:李玥 校对:王冰

合作伙伴 关于我们 iDOCS团队 场地交通 联系我们 支持我们 京ICP备0505989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444-2

安徽泡沫混凝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