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最新动态 > 音乐治愈孤独灵魂
音乐治愈孤独灵魂

社会工作者丹·科恩试图与落后的医疗系统抗争,证明音乐可以用来对抗记忆的流逝并使老年痴呆症患者重新在内心深处获得自我意识。


跟随着他的脚步,导演迈克尔·罗萨托-贝内特记录下全美国各地的人们通过聆听音乐而恢复健康的奇妙经历,也访问了许多专家,包括著名的神经科学家及畅销书作者奥利弗·萨克斯(著有《音乐恋歌:音乐与大脑的故事》)、音乐家博比·麦克费林(代表作《别担心,要快乐》)。


《音乐之生》

Alive Inside:A Story of Music&Memory

导演:迈克尔·罗萨托-贝内特


《音乐之生》通过欢乐明快的影像探索了音乐与心灵,展现了音乐唤醒灵魂的力量。


2014年的圣丹斯电影节上,这个鼓舞人心的动人故事让观众自发鼓掌欢呼,赢得了观众选择奖。在这部电影的推动下,“音乐之生”基金会成功建立,这是一家致力于传播本片最核心的人文关怀的非营利性组织。


拍摄过程


《音乐之生》的拍摄开始于三年前,导演迈克尔·罗萨托-贝内特遇到了社会工作者丹·科恩。科恩创办了一家名为“音乐与记忆”的非营利性组织,将个性化的音乐带入老人和病人的生活。


通过科恩的介绍,罗萨托-贝内特遇到了94岁的老年痴呆症患者亨利。亨利收到一只iPod,里面下载了为他专门挑选的音乐。


《音乐之生》记录下了这样的一幕:亨利无精打采、茫然无措地坐着,直到有人为他戴上了耳机,他听到了他最喜爱的歌曲,眼神几乎立刻有了焦点,身子坐直起来,神情愉快而有活力。


亨利甚至跟着凯比·卡洛威——一位以极为快速的衬词唱法而闻名的爵士乐歌星——一起唱了起来。


十年以来,亨利几乎一直垂着头坐在走廊里”,罗萨托-贝内特说,“我们发现亨利喜欢福音音乐和凯比·卡洛威,所以替他把这些下载到iPod里。我们第一次把这些音乐放给他听时,他就被唤醒了。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开始指挥音乐。他在我眼前起死回生了。就好像他重新拥有了他自己的身体,还有他自己的灵魂!”


亨利惊人的反应直观地证明了研究结论,即音乐比其他任何一种刺激更能充分地激活大脑。


科学家们发现,当我们听到音乐时,我们的整个大脑都被启动了,尤其是那些对应着快乐、运动以及记忆的区域。


对老年人的护理中存在着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对安定药的过分依赖”,罗萨托-贝内特说,“目前,无论在疗养院还是在家中,超过20%的病人都在服用这些相当危险的药物,但有很多新的证据表明,对于亨利这样的人来说,个性化的音乐可以替代这些药物。”


然而,正如老年医学专家、长期护理服务体系改革的倡导者比尔·托马斯医生在影片中指出的那样:“医疗系统把人类想象成一部高度复杂的机器。我们的药物治疗就像在调整旋钮一样,但在医学领域我们还没有做到任何触及病人的心灵和灵魂的事情。”


“我们花在那些多半没用的药物上的钱,远远高于让美国所有疗养院的病人拥有个性化音乐所需的费用”,托马斯说,“我可以随便开一张每月花费1000美元的抗抑郁药处方单,没人会有意见。个性化音乐不被当作一种医疗干预的手段。相信我,真正重要的东西不在药瓶里。”


见证了另一位反应迟钝的病人同样富有戏剧性的改变之后,罗萨托-贝内特感到自己的使命就是要把这个想法分享给全世界。“我明白了人类用音乐来与自己、与他人沟通,这比我们开口说话的历史还要久远!”他继续说道,“我们演奏音乐,我们一起唱歌跳舞,因为它让我们无需语言就可以联结在一起。它作用于人类身上极具智慧的那一部分。我相信它蕴含着我们最深刻的智慧。”


《音乐之生》在很大程度上使音乐疗法的价值得到越来越多的认识和接受。科恩的项目从三家疗养院扩展到了两千家,有一部分帮助来源于这部电影吸引到的私人捐款。


“音乐之生”基金会正在鼓励学校、教会与普通公民投入这项计划,改变美国人度过晚年的方式,使其变得不再那么孤独


犹他州制定计划为老年人提供个性化音乐,威斯康辛州正在进行一个获得联邦政府资助的项目,首次尝试通过给病人听个性化的音乐来减少精神药品的使用。


然而,由于超过一百五十万的人正在接受护理服务,再加上更多待在家里的老年人,这项使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导演知道通往成功的道路一向充满了未知与艰辛。罗萨托-贝内特用最初得到的一小笔补助金制作了关于亨利的一段视频,并发布在“音乐与记忆”网站上,希望借此筹集更多资助。连导演本人都没有预期到后续的反响。


“它火了”,他说,“短短一星期内,将近700万人在网站上观看了这段六分钟的视频。这段视频引起的情感共鸣远远超出我的想象。我们开始收到陌生人的私人捐款,多达5000美元,他们对这个项目抱有信念。”


罗萨托-贝内特用这些私人捐款、额外的补助金以及众筹平台Kickstarter来资助《音乐之生》的制作。他也联系到了著名神经科学家及畅销书作者奥利弗·萨克斯、音乐家博比·麦克费林,他们都愿意在电影里露面。


“他们很少参与这样的项目。”罗萨托-贝内特说,“萨克斯博士——在我心中他是一位守护科学与音乐的圣徒——告诉我,音乐比其他任何一种人类体验都更深刻地影响着大脑,恢复那些原本无法被触及的情绪和记忆。博比玩了他所说的‘五声音阶摇滚’,是我在这部电影里最喜欢的片段之一,生动而富有趣味地展示了音乐在我们心灵深处流淌。”


电影的拍摄一结束,罗萨托-贝内特就开始担心它是否会有观众。他在2014年圣丹斯电影节上知道了答案,罗萨托-贝内特说他甚至差点错过这个活动。


“参加电影节需要交100美元的费用,而我没法挤出100美元。”


他回忆到,“在截止的那天晚上,我妻子说动了我去参加,但当我找到联邦快递时他们已经关门了。然后她对我说:‘第34号邮局不是开到午夜吗?’我们还剩20分钟的时间可以赶到那里。我在六个街区之外的地方堵车了,最终下车跑到了那里。我赶在邮局正要关门的时候赶到了。当我们接到圣丹斯的电话通知我们入选时,我真是喜出望外。”


《音乐之生》不仅入选了,后来还赢得了电影节上令人梦寐以求的观众选择奖。


“这段经历简直令人难以置信”,罗塞托-贝内特说,“在圣丹斯,人们告诉我‘我从头哭到尾’、‘我来圣丹斯电影节来了21年,这是我在这里看过的最好的电影’。”


对这部电影的好评不断增多,它持续在世界范围内赢得了嘉奖与认可,包括米兰国际电影节的最佳纪录片奖以及其他十几个奖项。


电影节奖项

1.观众选择奖——2014年圣丹斯电影节

2.李奥纳多之马奖——2014年米兰国际电影节

3.观众选择奖——2014年普罗温斯顿国际电影节

4.金太空针二等奖——2014年西雅图国际电影节

5.最佳纪录片奖——2014年迈尔斯堡海滩电影节

6.观众选择奖——2014年塞多纳国际电影节

7.特殊奖——2014年博尔德电影节

8.观众选择奖——2014年伯克希尔电影节

9.观众选择奖——2014卡尔加里地下电影节

10.评委会奖——2014年第4届当代科学电影节

11.评委会大奖——2014年正中电影节

12.最佳长片奖——2014年罗马独立电影节

13.观众选择奖——2014年巴西阿米纳电影节

14.观众选择奖——2015年门多西诺电影节

15.观众选择奖——2015年星期五港电影节


罗萨托-贝内特的最终目的不仅仅是为每一家疗养院提供MP3,“我们生活在一个崇尚个人的世界里,把物质、生产力看得比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更重要”,他说,“个性化的音乐可以为那些最需要它的人增进沟通。我正在开发一款应用软件来帮助人们为身边的老人找到音乐。我建立了‘音乐之生’基金会,因为我希望大家都能体会到我们在拍摄这部电影时的感受。帮助孤独的人,使孤绝的心灵焕发生机,让一位老奶奶重新得到她热爱的、多年没有听到的音乐,那是一件会陪伴她余生的礼物,这些事能让你体会到帮助别人是多么快乐!”


导演最有挑战性的目标或许是让这种疗法的费用被纳入医疗保险中。“你每个月可以拿到几千美元的钱来购买药物,却没有40美元来买音乐播放器。”


罗萨托-贝内特说他的人生因为拍摄《音乐之生》而改变了,这是他刚开始拍摄的时候没有想到的。


“我希望这个故事能让人们由衷认识到音乐的治愈力量。音乐能教会我们人之为人意味着什么,这似乎是我们正在遗忘的东西。通过拍摄这部电影,我遇到了很多美好而敏锐的灵魂,我从他们那里学到了这一点。”


“通过音乐,我们有能力帮助几百万人认识到他们是谁,他们能成为谁。”


罗萨托-贝内特补充道,“音乐让我们能够接触到以前接触不到的人群。它让我们触碰人心,点燃灵魂。通过音乐,我们可以帮助老人以及正在变老的人守护自己身上的人性,而且我们也在这个过程中守护了我们自己的人性。”


翻译:田可耘

合作伙伴 关于我们 iDOCS团队 场地交通 联系我们 支持我们 京ICP备0505989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444-2

安徽泡沫混凝土